返回书籍页 登录

第十三章

作者:毛德远 | 发布时间:2019-01-22 11:17:02 | 字数:2022

要想证明雷啸风是否离开过家,前往现场,唯一的办法是查看小区里的监控录像。雷啸风住在14栋楼三单元401房,大门是唯一的出口,所以,必须查看当时的录像。

他俩来到监控室,叫保安把2月1日的监控录像调出来,保安对操作很娴熟,很快就把他俩想要的录像调出来了,周挺负责查看录像,江一明去14栋楼周围查看,看看是否有其他出路。

周挺从傍晚5:30开始看起,因为雷啸风说当天下班之后就回家吃饭,直到第二天才早上才离开家去上班。周挺看到了2月2日凌晨1点才结束,没有看见雷啸风从大门进出。

周挺把14栋楼一、二、三单元录像都复制到U盘之中,准备带回去给温小柔他们看,然后走出监控室,去和江一明会合。

江一明查看了14栋楼去天台上的门,门上和锁孔都积满了灰尘,已经好久没有人开过那一扇门,所以雷啸风从天台上溜走,跑到现场去作案的可能被排除了。

“江队,二单元大门的监控录像中,没有看到雷啸风的身影,甚至和雷啸风相同身高的可疑人都没有,我们可能怀疑错了。”

“通往天台的门也没有被人动过,各种迹象都证明雷啸风不在犯罪现场,难道是巧合吗?”

“也许应该去找于山身边和雷啸风身高相似的警察,警察身高在178厘米以上的占有一半吧?”

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第六感告诉我,雷啸风确实有嫌疑,只是我们不知道他是如何从家里跑到现场去作案,你是不是觉得我说得太离谱?”江一明对自己的想法也不太自信。

“我们哪能凭第六感办案?我问过保安了,说雷啸风没有小车,也没有地下车库,他是没有办法躲进车子的后备厢里跑到现场去作案的。”

江一明点点头,陷入沉思。

江一明和周挺去看守所见小克,把调查的情况向他说明,问他有什么想法?

小克想了一会儿说:“雷啸风以前和我同在江南分局当警察,他比我大一岁,我都叫他雷哥,是个非常聪明的人,江南分局除了我,他是散打和擒拿技术最厉害的一个,但是,他是缉毒警,我是刑警,我被您调到市局刑警队之后不久,就没有和他来往过,他完全有作案能力。”

“他拿你当作陷害对象,可能是忌妒你,或者你无意得罪了他,他想报复你。”

“有可能,他这个人很内敛,不爱说话,不轻易表明自己的观点,给我的感觉城府非常深,而且有远大的志向,尤其在巴结领导这方面,下了很深的工夫。如果他嫉恨我,应该是因为我们有一次在分局比武大会上打败了他,我得了冠军,他屈居亚军。”

“这种有野心的人,才会干出惊天大案……既然他很会巴结领导,侦查技术又好,为什么会被领导调去当巡警呢?”江一明觉得不好理解。

“他是在曹纵马手下干的,这事你去问曹纵马就知道了。我认为他是目前最大的嫌疑人,一是他的身高符合枪杀杨长安的嫌疑人;二是他有极好的反侦查技术;三是他非常了解我的性格,知道我必然会冒死赶到现场,所以,我认为必须紧紧地盯着他。”

“可是,他有不在场证明。”

“他那么聪明,当然会想得出不在场证明,没有十分的把握,他是不会干的。”

“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“应该是为了钱,或者我们还有不了解的原因。”

“但是,他和他老婆的账户都很正常。”

“唉呀,他要洗钱还怕没有办法吗?比如利用亲友的身份证在银行开一个账户,存多少钱都可以。也可以把钱汇往境外。”小克有点急,他觉得自己现在是龙困浅滩,很想融入大海,一展才华。

“你说得没错,但是,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犯罪,不能向上级领导申请采用特殊手段,你有什么好建议?”

“让我偷偷地出去,我和莹莹一起想办法跟踪或者窃听他的手机……”

“不行,跟踪和窃听会打草惊蛇,他具有强大的反侦查能力,使用这两者都会惊醒他,万一让他潜逃了,那可是鸟入深林,鱼入大海。”

“你们已经惊醒他了,我相信他现在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他可能很快就会潜逃……这样吧,让我和莹莹去窃听于山的手机总可以吧?一切后果我和莹莹一起承担。”小克极度渴望地看着江一明。

“……好吧,就按照你说的去做,但是,你只能晚上出去,白天还得呆在看守所里,我怕他有耳目在看守所外盯着你。”

“好的,我傍晚下班躲在苏所长车的后备厢出去,第二天再躲进苏所长车的后备厢进来,这样可以掩人耳目了吧?但是,只能让苏所长一个人知道,连他的司机也不能知道。”

江一明同意了。既然凶手可以用非常手段对付他们,甚至杀掉杨长安,我们何不以毒攻毒呢?

2018年3月15日,天空下着蒙蒙细雨,夜漆黑如墨,路上行人稀少,流星花园的路灯在雨中发出苍白的光,小克迈着矫健敏捷的脚步向家里走去,为了不让人认出来,他戴着宽大的口罩和鸭舌帽,他从来没有这样伪装过,好像自己是小偷似的。

他乘电梯来到6楼,掏出钥匙打开门,关琳已经睡觉了,吕莹莹在卧室里等他,她已经从江一明口中得知小克今晚深夜会回家,于是,她没有把卧室的门锁上,只是虚掩着,等待他回家。

小克轻轻地推开卧室门,吕莹莹看见他之后,一下扑进他的怀里,双手吊在他的脖子上,双脚夹住他的腰,把滚烫的嘴唇覆盖在他的嘴上,发出快活的呻吟,似乎恨不得把小克吞到肚子里去。

拥吻了好一会儿之后,小克把她放到床上,把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谛听:“我的宝贝,好久不见,爸爸回家看你了,你快醒来吧。”